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《鄉情之又見炊煙》

車輪與地面沙沙的摩擦著,偶爾有砰的一聲響動,那是路面飛濺起來的石子。後視鏡裏面看去已是一路塵煙。

    路邊的樹還沒有返青,光禿禿的枝幹已有幾點新綠,看上去有些春的意思,遠遠的連成一片。

    這片多情的土地哺育了多少兒女,出了多少英雄豪傑,我是無從知曉的,第一次吸引我的是它那不經意的喊聲和那嫋嫋的炊煙。

    到現在我也不知道那個村落叫什麼名字。每次回老家都忘了問家人,也就忽略過去了。

    按理說炊煙是極其普通的。可久居在城市裏,先進的抽油煙機早早的就把這縹緲的美麗化解掉了,在也無法企及。那裏吸引我的原因是因為它的地理環境,靜謐的宛如一副生動的油墨。

    直接的去看那村落是看不見的,它隱藏在一片防浪林中。有紅磚亮瓦的屋脊,更多的是那種人工打出的土坯磚搭建的房屋;人字形的房頂露出幾個半人高的煙囪。

    南方的冬天夜晚來的晚,貓冬的農民也習慣晚點飯。

    6點鐘左右,斜陽西移的時候正好是在陽光下閒扯後回家吃飯的時候。如血的夕陽緩緩的下墜,煙囪裏升騰起嫋嫋的炊煙,似霧不是霧,一簇雲煙直接的與暗淡的藍天接觸,慢慢的不見了,融進了雲霞,融進了夜幕。唧唧喳喳的鳥在枯瘦的枝頭上跳躍,似乎見到炊煙升起,引起了它們的食欲,可這冰冷的大地卻極少的留給它們解決溫飽的糧食。

    記得這裏讓我留下印象的是一個夏季的清晨。清晨五點半鐘,外面就已露出了魚肚白。站在野地裏,深深的呼吸著清新的空氣,腦中冬眠了一夜的細胞逐步的蘇醒。腳邊開著不知名的野花,野草上還沾著露水,極目望去,蒼茫的天地間透著無盡的情思。耳畔忽然響起廣播喇叭的聲音:“村民注意了,沒做絕育的婦女到婦女主任家等著,今天有車拉著你們去鄉里,集體的哦,一個也不能少。另外,每家每戶再出一個義務工,村東頭修排水渠。”如此反復說了幾遍,我才完全的聽清楚說的意思,隨後喇叭裏傳出來的是黃梅戲。

    這情形似乎我只有在電視裏見過,生活中還真是頭一遭。

好奇的爬到江堤,尋著聲音找去。

    綠色的防風林裏若隱若現,只有在樹尖上飄逸的炊煙才能確切的告訴你這裏還有人家。

    嫋嫋的炊煙在空中被風吹走,象一朵浮雲,又像是盛開的花。

    天,逐漸的放亮。炊煙漸漸的看不清晰了,太陽掙脫了雲霞的束縛,紅彤彤的躍出了地平線,從高處看下去,那炊煙恰好的被映在了朝陽的輪廓裏,繚繞的有些迷人。遠處的大地在風的鼓動下,卷起滾滾的綠浪,很遠,很遠……

    又見炊煙升起,已是若干年後,清晨變成了將暮未暮,但那份美的感覺卻沒變,在多少年後它仍是我記憶裏美好的段落。

    觀風景和看人是一個道理,不一定非要名山大川裏的風景才與眾不同,荒郊野嶺一樣的可以心曠神怡,只要你用心的去感悟那道風景,那就讀懂了一半的生活。看人亦如此,中國人,外國人,鄉下人,城裏人,哪里都是魚龍混雜,有緣分的會攜手共奔前程,沒有緣分的即使老死也會不相往來。

    在一本書裏看到過類似的話,原詞記不住了,大意如此----有緣分的人只需雙目一接便什麼都瞭解了,沒緣分的即使生活在一起幾十年,也不會知道什麼。

    這次回老家過年,看見了許多以前被疏忽的人、事、物、景,也有了許多新的覺悟。新的年,新的覺悟,新的路途,連炊煙看起來也變的清新了!
返回列表